背后的黑历史

2020-04-05 00:41 来源:未知

难以掌控的“12+1”

图片 1

这是表现耶稣的双重属性,他既是一个完全的人,又是一个完全的神。这种抽象神秘的说辞,透露出基督教开始吸纳希腊哲学中的形而上学部分,不再是那个单纯的闪族宗教了。

耶稣长发、长须、清瘦的标准相貌并非一开始就定型,耶稣相貌的变化,其实是基督教世界观念史的产物,而且,伴随着基督教的全球传播,耶稣还出现过肤色、相貌气质截然不同的各种非主流形象。

在此期间,基督教一方面延续了大量犹太教传统,譬如像伊斯兰教一样严格杜绝偶像崇拜;另一方面,基督教因为受镇压、清洗只能在社会底层暗中传教,缺乏塑像条件,所以绝少有描绘耶稣相貌的艺术作品,就连《新约》的四福音书里也没有耶稣相貌的描写,只有《启示录》里讲述了作者看见基督的幻觉:

虽然尼夫一再强调自己的还原图其实是对耶稣同时代并生活在同地区成年男子形象的还原,但是部分专家还是认为该还原图比之前诸多艺术大师创造出来的耶稣形象更加符合事实。

图片 2

有关这个迷信的解释林林总总,有人认为13的不吉利反映了耶稣的命运:也有人认为那是犹大的命运。绝大多数人揣测,13人同桌的迷信就是从耶稣受难的那一天开始存在于人们心中的。

耶稣长什么样?英国专家根据在以色列发现的3枚闪米特人头骨,重塑了耶稣头像,结果和传统认知的耶稣形象具有较大出入。

图片 3

据《国际数字学历史》记载,在19世纪末期,多罗斯海上的岛屿居民还保存着用身体算数的方法,可以算到33。13是用右手的大拇指来表示,每一个脚趾都代表一个特定的数字。新几内亚岛的巴布亚新几内亚人则完全忽略了脚趾的作用,他们只用上半身来数数,将胸膛看作是13。

耶稣鱼符号,中央的5个希腊字母分别是“耶稣、基督、神的、儿子、救世主”的首字母,有时可以略去。它是早期基督徒的接头暗号,一个人画一个弧线,另一个人如果也是基督徒,就再画一条弧线补完成鱼。

基督教早期艺术中,耶稣形象很接近一个传奇英雄,还没有头顶光环这样的神迹;人们对他的想象也往往依照自己习惯的文化背景,很少考虑他犹太人的真实身份。

BBC的纪录片制作组为了知道耶稣的大概长相,请来了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法医学颅骨重建大师理查德(Richard Neave)进行了实验。他根据了过往曾发现过的各种科学迹证推算,加上当时的犹太人个子并不高,大约都在160公分左右,属于矮小结实的体型。

现存最早的容颜可辨的耶稣像(罗马的马赛琳娜斯和彼得墓出土)。

加上,当时犹太人所居住的沙漠地区日照强烈,空气干燥,所以不可能面容白晰,根据同时代的3个犹太人的肌肉纹路加以补强,因为肌肉的结构在几千年中少有变化,再加上其他关于耶稣的科学迹证,以3D模拟的方式做出了可能的长相。

随着时间的推移,迷信传播得越来越广。尤其在中世纪之后,似乎每个人都知道了这个13人同桌的迷信。到19世纪60年代为止,人们对不吉利数字13的意识已相当强烈、普遍,以至于一个人一生中连续发生的13次事情都要与这个迷信扯上关系。

耶稣画像

“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他右手拿着七星。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在许多的耶稣画像中,往往有着这样的形象,有一头浅棕色的头发飘逸的长发,还有接近白人的皮肤,加上浅色瞳孔。

对于这些野蛮无知的古人而言,他们的思维就和今天的动物一样,对任何无法预估的事物,他们会有濒临危险之感。13并不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而是一个宿命的数字,因为它含义模糊,让人充满了不确定感,以及不可想像的未知,因此,这是个应该避免的数字。”

但是根据一群科学家在研究了耶稣出生的时代、地点以及背景后却发现,其实耶稣可能根本就不是长这样!

不过,这时另一种耶稣形象开始出现,这就是现代长胡子的耶稣原型,比如这张现存最早的清晰可辨的耶稣生平事迹图,《拿撒勒的复活》:

图片 4

图片 5

叙利亚著名古城“杜拉欧罗普斯”出土壁画,创作于公元235年,左半块的站立人像是已知最早的耶稣像,描绘他治愈麻风病人的神迹。

近日,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退休的医学艺术家理查德尼夫(Richard Neave)根据在以色列发现的3枚闪米特人头骨,结合法医鉴定技术及《圣经》中对耶稣形象的描述重塑了耶稣头像,结果和传统认知的耶稣形象具有较大出入。

耶稣到底长啥样?——上帝也有“标准像”?!

朱立家族的墓穴镶嵌画,光芒和双轮马车来自罗马的太阳神索尔,周围环绕的葡萄树叶则来自《约翰福音》里的真葡萄树,表明耶稣与太阳神发生了合体。

这幅沃纳・萨尔曼《基督头像》在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几乎每一位士兵手上都有一张,大约发出了5亿多份,也让这样的形象植入大家的心中。图片 6

尼夫认为耶稣是一个典型的中东犹太人,大概生活在今天的以色列北部加利利地区。根据他的还原图,上帝之子耶稣有一张大脸,淡褐色的眼睛,留有络腮胡,头发短而卷,皮肤为棕褐色。这和人们对耶稣的传统认知有较大出入,在历来的宗教雕塑和画像中,耶稣多被刻画为一名拥有浅棕色长头发的高加索人。

与后世描述作品不同,“好牧人”是圣经里的暗喻而并非耶稣本人:耶稣是一个牧羊人,信徒都是他的绵羊,耶稣为了自己的羊而献出生命。但扛着羊的形象原本是希腊罗马神话体系里,为农神赫尔墨斯献祭的常见图示。

基督教成为罗马国教后,基督教的艺术渐渐丰富起来。不过此时耶稣是一个年轻人,短头发,偶尔也会有胡子,甚至还会用魔杖——魔杖在当时还没有被斥为异教工具,被看作是力量的象征。

图片 7

波杜尔是一位光明之神,一天夜里,波杜尔做恶梦,预感到自己生命危在旦夕。于是,他的母亲福瑞嘉天神便提炼出一种药物让他喝下,并保证世界上不管任何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东西都无法伤害他。

6世纪的蜡画,《全能的主耶稣》,埃及西奈半岛圣凯瑟琳修道院出土。

根据科学的方式所模拟出来的样貌,真的跟大家所熟知的耶稣长相差别很大。当然,这样的研究结果,也引起了一些教徒的抗议。

罗基是魔鬼的化身,出于对波杜尔的妒嫉,他乔装成女装,欺骗波杜尔的母亲福瑞嘉说出惟一能够伤害波杜尔的东西——槲寄生木,一种很不起眼的寄生性植物。罗基知道这个秘密后,立即用槲寄生木制成一个战矛,并且把矛给了波杜尔的兄弟荷杜尔。在罗基手把手的指导下,荷杜尔向波杜尔发出了致命一,击,杀死了波杜尔。

从图中可以看到,耶稣的容貌比较接近当年大部分犹太人当年黝黑矮壮的样子,而非天生俊美异常、修长白皙的样子。

上面这张耶稣像除了长发、络腮须以及头顶上的十字光圈特征外,最引人注目的是耶稣明显不对称的面部容貌——这是基督教教义里的一个热点,即耶稣是神还是人:右脸眼睛更小,面颊更丰满,像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左脸眼睛更大,面颊更骨感,更像一个威严的长者。

在有关13为何被视为不吉利的说法中,也有人从数学角度做了有趣的解释。

在3世纪罗马,耶稣最常见的形象则是“好牧人”像,一个放牧绵羊,并将其中一头扛在肩上的少年牧童。

这些基督徒的墓穴壁画中开始出现了人物,耶稣的形象逐渐与罗马人原先崇拜的神灵形象融合,到3世纪,罗马朱立家族的墓穴中就出现了将耶稣与太阳神索尔融合起来的镶嵌画:

但是,其实耶稣不论长得如何,他的思想才是大家追随他的重点,至于容貌的部分,可能永远都无法有个定论了。

430年前后,罗马圣萨比那教堂门上的石刻,耶稣用魔杖复活拿撒勒。

这种迷信的起源可能是《圣经》中的“最后的晚餐”:耶稣和他的12个信徒曾坐在一张桌上共进晚餐,第二天耶稣就被钉上了十字架。背叛耶稣的人就是12个信徒之一的犹大。

相关阅读

这件事之所以成为“不吉利13”的起源根据,是因为当时有12位天神聚在一起,入侵的罗基就成了第13位。于是,“13人同桌”在挪威神话里也注定是不祥之兆。

图片 8

一起把这从未见过的耶稣长相分享给大家看,下一次看到耶稣的画像时,或许你会有不同的想法喔!

每一个传说的背后都大有深意,我们只知道在西方的观念中13是不吉利的,但是究其起源,有不同的版本。事情过去多时,我们也很难说清楚这背后究竟有怎样的来源和经历。XLW

12在很长时间里被看成是完整、完美的化身,例如奥林匹斯山上有12位神祗、黄道有12宫、一年有12个月、耶稣有12位使徒,因此13,即 “12+1”就被认为是“完美加上一”,变成一个不确定、难以预测的数字。那12为什么就是完美的化身呢,远古人类开始学算术时,是用十根手指再加上两只脚作为总数12来计算的。因此,12在远古时期是计算单位里最大的数字,以后的文明长久保留了这个具有局限性的古代烙印。

现存最早的基督教艺术品来自2世纪罗马墓葬壁画,这时基督教逐渐传播到了上层社会,一些富有的基督徒会在自己的陵寝中用符号记录信仰——此时耶稣的Logo通常是一条鱼,即“耶稣鱼”,有时也会用孔雀和船锚。

帝王造型的耶稣像(540年前后,意大利拉文纳)

图片 9

随着基督教作为国教的地位日渐巩固,耶稣的形象在此基础上又有了新的变化——他变成了一个罗马皇帝:

英国人查尔斯·布赖特在自己的着作《盛行的迷信》中,假设了远古人是利用手指学习从1数到10之后,认为他们并不能心算11和12,但也许远古人类可以 “想到”两只脚,左脚是11、右脚是12。因此,布赖特得出这样一个结论:“13是一个概念不清的字眼,一个象征着任何12之外的事物。

此外,耶稣作为圣婴的图画也开始出现,最早的耶稣画像创作于公元235年的叙利亚,他被描绘成一个年轻的贤者,穿着希腊式长袍和披带——后者在希腊罗马社会中用来象征较高的地位,今日教宗肩上仍然围有此物,效果酷似清朝后妃领口那根丝带。

天神之死

少年版的耶稣穿上了罗马贵族的戎装,肩扛十字架,头顶十字架光环,脚踩象征恶魔的狮子和蛇,俨然一副君主派头——这是“少年神童”版耶稣在早期基督教艺术中的尾声,随着基督教与政治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耶稣的形象越来越老成,长胡子的圣贤像日渐成为主导。

在这幅4世纪的壁画里,耶稣已成为一个成年男子,身边站着圣彼得和圣保罗。他的背后出第一次现了表示神圣的光晕,也第一次长出垂胸的胡子。希腊神王宙斯或者称罗马的朱庇特,以及各位希腊哲人,都是用这样的络腮胡子表示至高地位——耶稣的胡子要比门徒的胡子更长——胡子的长度可展示其发起神迹的超能力。

好牧人像,3世纪的罗马,藏于梵蒂冈博物馆

图片 10

图片 11

不过,这一说法也遭到不少人的质疑。许多人坚决反对“最后的晚餐”理论,他们认为“不吉利13”起源于基督时代之前。人们猜想:倘若过去的一种文明或文化将13的任何一种表现形式都视为不吉利,那么,这个“不吉利13”的迷信必定是长期存在的。

从公元元年前后传说耶稣出生,到公元313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颁布《米兰诏书》将基督教立为罗马国教,是基督教最早期的发展阶段。

图片 12

到底有关13的迷信起源于何处呢?

但是,研究数字迷信是一个相当棘手的事情,因为从古至今在许多文化中数字学一直被广泛运用。在历史记载中,从数字1到24中很难找到一个数字是从未被视为不吉利的。

到20世纪,有关13的另类理论不断对“最后的晚餐”造成冲击。最终,人们不再把“不吉利13”与“最后的晚餐”相提并论。

图片 13

当然,没有人能够证实人类最初是如何学习算数的。但是,现代人类学家在尚存的文明里发现,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仍有文明在沿用“身体算数”的计算体系,不过并没有发现这种“十根手指与两只脚”的算法,也没有发现他们对超过12的计算有任何困难。

而最终给了胡须长者权威力量的,则是一系列中世纪的圣物和神迹,其中就包括那件妇孺皆知的神迹,“都灵裹尸布”。

早期的基督教人士把矛头指向了“最后的晚餐”,但是在这个故事发生之前的远古时代,挪威的神话集里就提过一次有许多天神参加的晚宴,被一个名叫罗基的魔鬼所破坏,他用一把有毒的弓箭射杀了一位天神,这就是“波杜尔天神之死”。

图片 14

天神们甚至把波杜尔作为靶子投掷飞镖、射箭,以此为娱乐。波杜尔成为众神的偶像,因为每一个战士都梦想着自己也能像他一样。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澳门手机版官网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背后的黑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