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鲁晓夫访美奇闻

2020-04-19 16:39 来源:未知

赫鲁晓夫主政之后采取了一项措施,限制干部的任期,这是废除干部终身制的一项有意义的举措。他的这项措施触犯大批干部的利益,是造成众叛亲离的原因之一,赫鲁晓夫终于在党内政变中被推翻。

赫鲁晓夫主政后有何失策?

就是说,我们没有看到足以证明斯大林逝世后的权力更迭中存在指定接班人的文件和事实。排名第五的赫鲁晓夫过不多久就能够把排名第一的马林科夫排挤出中央书记处,而马林科夫竟然接受,这说明当时确实不清楚,到底什么职务是关键性的接班的位置。斯大林逝世前担任的职务是部长会议主席和党中央书记处书记。

图片 1

第五天9月19日,这位爱吵架的共产党人飞到了好莱坞。在那儿,“超现实荒诞剧”才真正开始。

也有少数人比如罗纳德·里根拒绝了收到的邀请,以表示对赫鲁晓夫的抗议,但是他们让出来的空位绝对装不下那些哭着喊着要参加的人。为了缓解压力,21世纪福克斯公司宣布不会邀请经纪人或明星的配偶,关于经纪人的禁令几天内就灰飞烟灭,但关于配偶的规定坚持下来了。

在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最关键的位置是党的第一把手,它在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称呼。列宁时期党内没有设第一把手,列宁自己填写的职务是“中央委员”,连政治局委员的身份都没有提。

伏罗希洛夫担任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人数减为10人,其排名次序为:马林科夫、贝利亚、莫洛托夫、伏罗希洛夫、赫鲁晓夫、布尔加宁、卡冈诺维奇、米高扬、萨布罗夫、别尔乌辛。排在第一位的马林科夫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是斯大林指定的,后来掌权的赫鲁晓夫名列第五。

赫鲁晓夫访美奇闻。随着侍者们开始上菜——乳鸽、野米饭、巴黎土豆、豌豆配洋葱——曾经扮演过摩西、凯撒的查尔顿·赫斯顿试图跟旁边坐着的苏联作家米哈伊尔·肖霍洛夫展开交谈,“我曾经读过您作品的节选”,赫斯顿说。

核心提示:梦露的女佣莉娜·佩皮托在回忆录中写道,“玛丽莲根本不明白赫鲁晓夫是谁,但公司坚持要她去。他们告诉玛丽莲,在苏联,美国意味着两件事情:可口可乐和玛丽莲·梦露。她很喜欢听这种话,就同意了……她告诉我,公司希望她跟苏联总理见面时,穿着最紧身、最性感的衣服。”

“谢谢”,肖霍洛夫回答,“如果拿到您的一些电影,我也一定会看上那么几段”。

当赫鲁晓夫的车队缓缓驶向20世纪福克斯公司时,明星们通过电视看着直播,餐厅四周都摆了电视,明星们看着赫鲁晓夫从一辆豪华轿车里钻出来,与公司老板派罗斯·斯库拉斯握着手。

自1947年来,这种恐惧就一直统治着好莱坞,那一年美国众议院的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在电影业大肆展开调查,列出一份假想中的共产党黑名单,直到1959年,许多人还受到怀疑和迫害。

20世纪福克斯公司此前邀请赫鲁晓夫观看《康康舞》的拍摄,这是一部歌舞片,反映的是19世纪末巴黎歌舞女郎的生活。

“在好莱坞多姿多彩的历史上,这是最为激烈的一场社交混战,人人都在讨论谁有资格参加这次午宴”《纽约时报》这样写道。

也有一些夫妇一起出席,但那是因为他们都是明星——比如伊丽莎白·泰勒和埃迪·费希尔。玛丽莲·梦露的丈夫、剧作家阿瑟·米勒本来也有资格,但是他被要求待在家里,因为他是名左派,曾受到众议院委员会调查,在当局眼中过于激进,不适合跟共产党领导人吃饭。

他参观了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建议其成员逐渐习惯共产主义的存在,并拿自己的脸打了个比方:“那个疣子就长在那儿,我也拿它没办法。”

历史学家麦德维杰夫认为:斯大林“没有留下任何形式的政治遗嘱,也没有指定接班人”。由政治局改组成的30多人的主席团中,“没有一个人能说,或者敢说自己是斯大林的接班人”。

梦露的女佣莉娜·佩皮托在回忆录中写道,“玛丽莲根本不明白赫鲁晓夫是谁,但公司坚持要她去。他们告诉玛丽莲,在苏联,美国意味着两件事情:可口可乐和玛丽莲·梦露。她很喜欢听这种话,就同意了……她告诉我,公司希望她跟苏联总理见面时,穿着最紧身、最性感的衣服。”

次日一早,赫鲁晓夫将表演场地换到纽约市,陪同者是官方指定导游、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小亨利·卡伯特·洛奇。赫鲁晓夫发现纽约是“一个庞大而喧闹的城市,充斥着大量的霓虹灯和汽车,因此大量的废气仍人感到窒息”。

在曼哈顿,赫鲁晓夫与资本家们展开争论,这三十个资本家每人都控制着不下一亿美元的资产。赫鲁晓夫与资本主义象征、纽约州长尼尔森·洛克菲勒摆出拳击姿势留影。

这是党政合一国家的一种简便的领导形式,但斯大林的权力首先来自党的第一把手的位置。由于控制了党,所以他能够任命莫洛托夫为人民委员会主席,也可以撤销他的这个职务,由自己担任人民委员会主席。

在赫鲁晓夫看来,这些人就是那种“典型的资本家,与我们内战时期印刷的海报上的人物相仿——只是他们没长着我们的艺术家经常在他们脸上安上的猪嘴”。

他主持政治局会议,仅此而已。他的人民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当然是很有分量的,但人民委员会的所有重要决策都要提交政治局讨论决定。斯大林在打倒各种反对派之后,行使权力的最高身份是总书记,总书记成为党和国家第一把手是从斯大林开始的。后来斯大林为方便发号施令,往往越过党而直接以政府首脑的身份行事。

为让这次交易显得更甜蜜,20世纪福克斯公司还邀请苏联总理在其优雅的内部餐厅享用午宴,在那里赫鲁晓夫可以与好莱坞最耀眼的明星一起分面包。但这里有一个问题:餐厅只能容得下400人,但几乎好莱坞每个人都想参加这次宴会。

核心提示:赫鲁晓夫主政之后采取了一项措施,限制干部的任期,这是废除干部终身制的一项有意义的举措。他的这项措施触犯大批干部的利益,是造成众叛亲离的原因之一,赫鲁晓夫终于在党内政变中被推翻。

斯大林逝世后最高领导人的确立不是斯大林生前的指定或者安排的结果,而是党内各派力量斗争的结果,这包括除去贝利亚,给马林科夫削权,粉碎“莫洛托夫马林科夫反党集团”,等等。

过了一会儿斯库拉斯引领着赫鲁晓夫走进餐厅,明星们都起立鼓掌致意。根据《洛杉矶时报》严谨的描写,掌声“比较友好但不算热烈”赫鲁晓夫在贵宾桌就座。

这就暴露了马林科夫的一个严重失策。斯大林去世后,起初马林科夫是党政第一把手。但是不久之后,担任党的书记处书记的赫鲁晓夫以集中力量领导政府为名,设法解除了马林科夫的书记处书记的职务,这样一来本来名列第五的赫鲁晓夫很快就蹿升到党的第一把手的位置。

好莱坞的国王和王后们——男士穿着黑色礼服、女士们身着名贵的裙子戴着闪烁的珠宝,都在等待赫鲁晓夫,“这是多年来我参加的活动中,最像好莱坞大型葬礼的一次”,目睹这一盛况的好莱坞导演马克·罗布森说。

公司里还挤满了便衣警察,有美国的,也有苏联的。他们检查着外面的灌木丛,每张桌子上摆着的鲜花,还有男士和女士更衣间。在厨房里,来自农业土壤学实验室的化学家雷伊·平克对食物进行放射性检查,他也检查了苏联总理将坐在那里观看《康康舞》摄制的包厢。

第二天,赫鲁晓夫游历了马里兰州一个农场,在那里他抚摸着一头猪,抱怨它长得太肥了,然后他又抓过一只火鸡,抱怨它长得太小了。

(罗·麦德维杰夫、若·麦德维杰夫著,邹子婴译:《赫鲁晓夫的执政年代》,吉林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0、12页。)那时真正掌握权力的是部长会议副主席马林科夫、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贝利亚和外交部长莫洛托夫,这是一个临时的“三驾马车”。即使这三个人也没有得到接班人的任命,尤其是莫洛托夫在斯大林的最后岁月中地位岌岌可危。

斯大林逝世后的苏共和政府领袖的最后敲定是通过党内斗争,通过各种力量的重新组合来解决的。

好莱坞明星们如此渴望获邀参加“赫鲁晓夫午宴”,早已把对共产主义的恐惧丢在脑后。

勃列日涅夫的继任不是指定接班人的结果,这是无须论证的。甚至政变集团推举勃列日涅夫当头的时候,他还万分不情愿。(《苏联真相:对101个重要问题的思考》,陆南泉、黄宗良等主编,新华出版社出版)

斯大林逝世后的第二天,中央委员会、部长会议和苏维埃最高主席团召开联席会议,决定马林科夫任总理,把内务人民委员部和国家安全部合并,由贝利亚领导,莫洛托夫任第一副总理并恢复外交部长职务。

而如今,那些偶尔和共产主义剧作家一起吃个快餐都吓得要死的制片人不顾一切,想和共产党领导人一起午餐,并唯恐天下不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澳门手机版官网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赫鲁晓夫访美奇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