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太行解读

2020-01-30 06:17 来源:未知

法显——紫岩山、铜鞮河哺育的普通一僧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中国和印度均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两国的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百分之四十,堪称世界人口冠军和亚军,两国人民在两汉以前就有了经济和文化的往来。两汉期间印度佛教首次东传,来到了中国的洛阳,争取到了汉明帝的支持,在洛阳的东郊建立了白马寺,这是中印两国佛教交流的开始。从公元57年到519年的四百多年之间,两国僧徒之见于我国的传纪的达二百五十七人,傍见附出的二百三十九人;从三世纪中叶到八世纪中叶的五百多年间我国去印度的佛教徒有据可查的达一百六七十人;从公元57年到399年的三百多年间,两域僧徒东来中途可靠的达二十五人。从三国到唐朝,从法显到玄奘历代僧人共翻译经书达五千余卷。这足以说明中印两国人的密切交往。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这些西行的佛教徒中,有的没到印度就死在了半路上,有的永居他国。有的取回经来而著作失传。至于求经归来到现在著作还完整的,只有法显,玄奘,义净三人。义净曰: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自古神州之地,轻生徇法之宾,显法师则创辟荒途,奘法师乃开正路。”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义净以玄奘比法显,正因为古来深入印度求法著有成绩的,以法显为第一人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进入本世纪之初,胡总书记在访问印度时,在印度的科技宫演讲时曰:“中国高僧法显和玄奘取经西行,天竺鸠摩罗什和达摩负笈东来,就是两国人民交往源远的历史见证。”以上,胡总书记简短的语言,就是对昔古铜鞮县(今山西省襄垣县虒亭镇),吃紫岩山粮、喝铜鞮河水长大的法显和尚及洛阳市偃师县候氏镇陈河村长大的玄奘和尚的高度概括和总结。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法显——晋国陪都、羊舌故里孕育的铜鞮骄子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法显姓龚,慧皎。高僧传卷3《法显传》曰:法显,平阳武阳人,《辞海》民国版曰:法显,山西襄垣人。虒亭乃襄垣千年古镇,商、周期间曰:羊舌邑;西周年间因崔生遇虎一事,将途经虒亭南、北大官道上的这一亭改为虎亭。春秋时晋献公将虎亭封作晋王公、贵族、大夫突,作食邑时,突因封在羊舌,称羊舌大夫,随姓羊舌。突嫌虎羊相克于羊不利,便将大官道上的这一亭改为虒亭。其食邑范围,据沁县县志载:西界汾河两岸,东达河北永年,南和高平搭界,北和寿阳,清徐为邻。当时平阳为虒亭管辖。在虒亭筑新城,因筑于铜鞮河畔,故曰“铜鞮”,后又置晋国陪都。到公元前514年,晋悼公时,魏献子专权,魏献子一心想灭晋兴魏,借口灭了羊舌氏,将羊舌食邑分为三县,即铜鞮、杨氏、平阳。当时铜鞮管辖范围,西界平阳,杨氏,东到河北永年,南和高平搭界,北接清徐、寿阳。到秦、汉时各县陆续分出,两晋时期铜鞮管辖范围应为东界襄垣,西邻安泽、谷远,北接甲水县、武乡,南和屯留为界。当时铜鞮属平阳辖。至唐武德6年,即公元624年铜鞮县县治迁于当时的解水堡,即今沁县之故县镇后,虒亭划归襄垣辖。就在这两晋期间铜鞮城北8华里的龚家沟,有一龚氏夫妇当要分娩之时,屋内一道豪光冲天升至天空形成一道道五彩祥云,忽听哇哇叫声一骄子落地。人人皆言此孩为贵子将来必有大富大贵。但法显有兄三人,都已夭折,群众越说法显显贵相,龚氏夫妇越怕祸及法显,故当法显三岁时便出家于宝峰寺去当了小和尚,二十岁受了大戒,这时佛经译出的虽多,但法显常感到戒律经典残缺,为了深入钻研,于是在399年三月从长安出发过沙漠,到天竺寻访圣经寻求律藏。经过了十五年的时间,到过三十多个国家,后在回国途中因迷失方向,借西风吹劲,到达了美洲新大陆。后又逗留了一段后于414年才从美洲到达胶州湾。随后到南京驿经,老年卒于湖北江陵县,时年86岁,一个作82年。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与法显同行的有慧景,慧应,道整,慧嵬四人,他们到了张夜又增加了慧简,智严,僧绍,僧景宝玄五人,组成了十人的“巡礼团”。后来又增加了慧达。这些人有的半途而废,有的中途死亡,有的流落他乡,有的还俗。在11人中间,回到中国的只有法显一人。这就是《佛国记》中所言:x7d
  • 刘太行解读。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沿途“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往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葱岭冬夏有雪,……毒风雨雪,飞沙烁石,遇此难者,万无一全。……其道艰阻,崖岸嶮绝。其山唯石,壁立千仞,临之目眩,欲进则投足无处。下有水,名新头河,昔人有凿石通路施傍梯者,凡度七百,度梯已,躡悬絙过河,河南岸相去减80步。九译所绝。汉之张赛,甘英皆不至。…….”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法显在旅途中,经历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千辛万苦,举此一两件可想而知全过程。法显事后曾说:“顾寻所经,不觉心动汗流”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法显回国后,他的事迹引起了一代人的轰动,在谢灵运为慧远法师写的文章里,提到法显对慧远的影响,一直到他的暮年。同时法显高僧的习俗也影响到了安居佛教的习俗,这在谢灵运的《山居赋》中谈到。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在法显到印度取经的影响下,当时的和尚法勇,也“慨然有忘身之誓……招集同志……25人”到印度去取经深造,这说明法显在当时的作用是如何之大的。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当法显在印度“只洹精舍”的时候引起了印度僧人对他的赞道,《佛国记》曰:“彼众僧叹曰:奇哉,边地之人乃能求法至此,自相谓言:我等诸师,和上相承,未见汉道人来到此地也”。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总之来说,法显吃苦耐劳勇于克服困难的精神也就是古铜鞮人的精神,为了追求真理不顾生命安危,能百折不挠直至到达理想的尽头,才罢休的求智欲望,引起后人千百年对他的敬爱有加。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至于法显是山西哪个县人,不用质疑。因为从民国版“辞海”。山东崂山,及日本一些书籍都已说的一清二楚,是山西襄垣人。但法显在襄垣又属于哪个村呢?现传说有三:一曰五阳,因“辞海”上曰:法显是平阳武阳人,因音同故认为是五阳村。但五阳历来属襄垣辖,位于襄垣城南10华里,距长治80华里,距平阳约有300多华里。而且去平阳还得路经长治辖区屯留县,且长治从秦以来一直就是上党郡郡首。而襄垣、屯留在两晋时期属上党郡辖,从来没有受过平阳郡辖。况中国的行政区域划分历来是连片、就近,这样一来,硬说五阳村属平阳辖,那就成了隔过一郡受另一郡管辖,一不连片,二不就近,不就成了隔山打炮或者说下跳棋了吗?所以五阳应当排除;至于襄垣西半部,那就另当别论啦。当时虒亭是铜鞮县,县治所在地。所辖范围包括襄垣西部,沁县西南部及沁源南一部分组成。而当时在虒亭通往平阳的路,据“长治方治”一书2005年四期及总56期所载“崔生遇虎与虒亭”一文曰:虒亭“西经土落、虒亭岭,也有小官道通往故县镇、沁源、临汾。”那么要从临汾经虒亭的西小官道来虒亭,最多只有100多华里就进入铜鞮界。因此虒亭属平阳辖是可能的。二曰:虒亭南20华里的龚家庄,龚家庄至今有龚姓法显60代传人,并有家谱等佐证,可以信之。但现在沁县人却说:法显是沁县人。因为司马、龚家庄历史上受过沁县辖。那么法显在中国历史上不就成了偶尔是襄垣人、偶尔是沁县人了吗?这样一来不仅和法显自古以来就是襄垣人的说法有抵触,同时也与中国的历代文献载“襄垣人”有矛盾。虽不忍心但也得排除。三曰:龚家沟,在虒亭北7华里之遥。历来属襄垣虒亭辖,据地名普查80年版,龚家沟村名是由龚姓人首先居住得来的。现在虽无龚姓人,但龚姓人的老坟还在,同时也是襄垣有传说是法显出生地的最后一个村。因此在未有确凿的证据发现以前,龚家沟作为法显的出生地是最合理不过的。至于龚家庄的家谱、传人,那只是龚姓后裔迁居的结果。关于法显出家的寺院就很明显啦,因法显是三、四岁出家,要出家哪个寺院是其父母说了算,孩子尚小;其父母还要照顾,肯定是距龚家沟10华里紫岩山麓的宝峰寺方便。且当时铜鞮的宝峰寺,又有刘家岭村,刘员外捐赠的1300多亩好地,其中包括铜鞮河畔水地百余亩。年年旱地五谷丰登,水田稻谷飘香。宝峰寺非常兴旺。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法显——太行山麓、羿神之乡走出的佛界革新人物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虒亭自古以来,人杰地灵、英才辈出、神仙汇聚、藏龙卧虎。据传,上古时期,羿神活动就在羊舌邑(商、周时虒亭的称谓)一带。羿射九日就在虒亭南30华里的老爷山之巅;三国时,虒亭的李熹在魏国任大将军,在武的方面相当于宰相。魏变晋后,又任太傅,在文的方面又相当于宰相;北魏末年,权臣高欢採食于虒亭,称铜鞮伯。他一手创建了东魏,成为东魏的太上皇。其子高洋取代东魏建立北齐称文宣帝,铜鞮伯高欢被追认为北齐神武帝;隋末虒亭人王通在铜鞮办学,培育了徐茂公、魏征、房玄龄等唐朝开国八大名臣,后被弟子尊称“文中子”,被儒界人称为“二孔子”。故《三字经》云:“五子者,有荀扬,文中子及老庄”;后周时,又有麻衣祖师再兴宝峰等。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此为后话,言归正传,话说东晋年间,在“八王之乱”引来的“五胡乱华”岁月里,黄河流域连年战争,人民长期生活在饥饿、战乱、死亡线上挣扎的水深火热之中。当时人民即没有温饱的物质生活,更没有向往的精神生活。这就给佛教的发展展带来了一个大好良机。那时恰遇于阗、凉州、龟兹为传播佛教的中心,敦煌出现了佛教艺术。西方佛教的来到,给中国带来很大的影响:则中国的佛教以洛阳的白马寺为中心向四处传播。洛阳佛教与两晋时进入山西五台山的佛教进行联络,虒亭即当年的铜鞮是必经之路,则铜鞮又是当时的大县。铜鞮以宝峰寺为中心的佛教已相当规模。距虒亭80华里之遥的武乡古县人石勒,正由于受到这个影响,才用由白马寺来,途经铜鞮宝峰寺传经的,精通经典的佛图澄跟他一起作战,石虎一心对待他使佛教真正发展起来。佛图澄的大弟子道安本来不是佛界人,自拜师佛图澄后,便摆脱了对玄学的依附,去河北传佛教,并到虒亭南大路,途经的襄阳传教达15年之多。成了当时佛教界的领军人物之一。道安弟子之也有数百人,其中最杰出的要属惠远。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慧远雁门娄烦人,与鸠摩罗什同时,他素好“庄老”兼信佛之后,奉命南至荆州传教。后居庐山30多年,是当时江南佛教的首领。他重视佛教的纪律,想用佛学来融合儒学和玄学,在反佛运动中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他和罗什通书问安,问大乘,大义,真是“南北千里,书问不绝。”法显西行,慧远正在庐山,罗什还在凉州,距铜鞮大官道上出去的高僧道安去世已十四年时,法显东归的那一年,罗什死,再过三年,慧远也死了。法显是紧跟佛图澄及弟子道安从太行山上走出来的高僧后,又一个从太行山上走出来的卓越佛教徒。东晋时代,是佛教空前发展时期。当时的帝王、将相、王公、贵族都信仰佛教,提倡佛教,这为当时佛教的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有力条件。同时佛教也成了当时统治阶段,统治人民的理想工具。由于佛教的高速发展,社会上的一些不良之风也带进了佛教之中。这个时期的豪族、地主和寺院地主相互勾结的腐朽不堪,也是骇人听闻的。这不仅反映在一系列的农民起义上,而且从下列事中可以启示他们不守“清规”。鸠摩罗什在后泰“宫女进之,一交而生二字……妓女十人令人受之……诸生多效之。”公元446年长安佛寺发现弓、箭、矛、盾“阅其财产,大得酿酒具及州郡牧守富人所寄藏物,盖以万计,又为屈室,与贵室女私行淫乱。”有的地方僧尼还操纵了管吏的任免,上述这些吏料虽是法显的身后事,但法显“巡礼团”的西行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产生的。法显这种维护宗教“真理”录求戒律,纠正时代弊端的意图和做法从他的翻译事业上也是可以说明的《魏书》释老志说法显“所得律通译未能尽正,至江南更于天竺禅师跋拖罗辩定之,谓之僧只律,大备于前,为今沙门所持受。”此摩阿僧只律即大众律,为佛教戒律五大郎之一。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法显西行十五年,携带回祖国的经律,依据《出三藏记集》卷二所载,共有十一部,被译出的有六部凡六十三卷,包括《大般泥恒经》六卷,《大方等泥恒经》二卷、《摩诃僧祗律》四十卷、《僧袛戒本》一卷、《扎阿毗昙心》十三卷杂藏经一卷。未及译出而由后人译成汉文的,则尚有《长阿含经》《杂阿含经》、《弥傻塞律》、《萨婆多律》等。从法显携归的译律种类及卷数来看,乃是偏于律部梵本的求取,除了四分律及新的有部律之外,现存于汉文中的诸部广律,几乎都是法显带回来的。这也正如《法显传》中自称是因为“昔在长安,概律藏残缺”而“至天竺,录求戒律”的出发点所在了。正因如此,法显对于戒律在中国的弘传,是一位关键性德大师。由于法显戒律的大量带回,对于当时佛教界存在的乌烟瘴气及私利淫乱的纠正起了决定性的理论作用。正如《山西地方史研究》第一辑57页言:“法显和佛陀跋多罗合译百余万言的经典,偏于戒律方面的居多,也是矫正时弊的表现。”总得来说法显对中国佛教的振兴功绩是卓著的。法显传——宝峰沙弥、虎亭高僧求真探险的结晶“法显传”即法显记载他本人历游30多个国家特别是印度的书,这书全本九千五百多字,别名很多:“法显行传”、“历游天竺纪传”、“佛游天竺记”和“佛国记”。隋唐时代“法显传”又称“历称天竺记传”又称为“译法显天竺记”或“天竺记”,通典作“法明游天竺记”这时避唐中宗的缘故。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正是有了法显传的影响,才引发了法勇等数十位僧侣的先后西行取经。正是由于这本书的出现开括了中华僧人的视野,导致了历代僧人西行取经的热潮。所以,法显在中华佛教史上贡献是巨大的。他的贡献表现在以下方面:首先:带回大梁佛教经典。法显西行十五年,携带回国的经律,前传已述从法显带回的大量经书来分析,他是真对当时佛教界戒律不严的戒律书居多。正是如此,法相对于戒律中的弘传,乃是居于关键性德一位大师,纵然自唐代以来的中国律宗,是以四分律的根本,可是在诸汉传佛教的额戒律文献之中,法显的贡献依旧处处可见。所以中国佛教的戒律,已不像印度佛教派时代那样地,每一部佛派教各受一个戒律的局面,而是可以参考各部广律,惠归以四分律宗了,所以中国的佛教已不是部派的小乘佛教而是包容各部小乘佛教戒律的大乘佛教。法显带回的各种佛经如《大股泥洹经》的宗旨是弘扬戒律,这为佛界传递了一个崭新的消息:“一切众生,皆由佛性”,一直影响了中华佛教1000多年。其次:带回大量有价值的佛教信息。《法显传》中记载了法显西行中大量的途中见闻,这些都有丰富学术价值的见闻,如在毗舍离城见到阿难半身塔;在兰莫国有佛舍利塔;在陀历国见到木制的八丈高罗汉像,以及佛陀本身故事所在地,佛陀住世是的各种优劣行化所在地的纪念以及均由寺塔等建筑物,供经佛教徒们作供养礼敬的场所,且不论是大小乘佛教各派都把佛的遗骨、遗物、遗迹,视作信奉的中心。以上这些不但佛圆寂后受到供养,连其遗物弟子以及阿罗汉也受到供养,的习俗一直带到中国影响了1000多年。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除了大量的信息之外,《佛国记》中还记载了不少的旅游、地理、考古等方面的信息。如法显曾游历过一个叫达亲国的地方,境内风景清幽,但道路险阻外人要进去,须由当地人引路才行,当时该国定有法规,凡进入该国地界先须交一定数量的钱或物,就可享受有专人一战界一战的护送服务。这种做法,实际就是旅游业的早期雏形。够后人考察旅游业的兴起,留下宝贵的资料。又如北魏的郦道元撰写的名著《水晶注》重大额《河水注》中,就引用到《佛国记》二十多处,《水经注》一书,使用材料之丰富,考订推理之精到,语言叙述之有没,一千余年来,一直让人称赞不已。史称郦道元好学,历阅“奇书”,《佛国记》当时大概可以算是“奇书”之一。与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一样,《法显传》也收入了清代编成的《四库全书》中,归入史部地理类。《四库全书》收入释著作很少,地理类只有这两种。再次:促进了中印记中国与西域各国的友好。《法显传》是中国古代高僧以亲身经历介绍印度和西域诸国情况的一部旅游记书。以法显西行取经越过葱岭,历经千辛万苦,到达西域诸国,后把各国的佛教、风土、人情、地理、历史一一收集到他的《法显传》中。这本《法显传》后来编入大藏经中,明代以后刊入丛书,十九世纪欧洲资本主义势力东侵以后,又被译为德文、法文、英文。我国至1870年李光廷“汉西域图考”节录记文,岑仲勉先生诸《佛游天竺记考释》一书、法显西行及订补各一篇,对西人研究多所订补。1956年贺昌群先生发表“古代西域交通与法显印度巡礼”一书深入浅出。其次日本学者,前苏联学者都给《法显传》以足够评价。从以上种种可以看出《法显传》在历史上的地位了。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我国佛教史上,除了玄奘,还没有一个人能和他比拟的。《法显传》之所以成为世界名著,不是简单的,最主要的可以分为以下几方面来说:其一,它补充了印度古代史,于阗、龟兹史书的不足。法显去印度时,正是印度史黄金时代,——笈多王朝(320——480年)超日王位的时代,由于笈多王朝古史缺乏文献的记载,超日王时的历史,只有依靠法显的著作来补充,于阗、龟兹诸国,湮灭已久,传记无存,法显著作里说到这些地方的情形,是很宝贵的资料。其二,详细记录了印度佛教古迹和僧侣生活,民俗民风等情况。他还记录了当日商人与佛教的关系,反映了商业资本的特点。其三,他是中国南洋交通史上的第一部巨著。法显详细地记载锡兰、苏门答腊的史地,南洋的船舶、风向,这是玄奘《大唐西域记》没有涉足到的。其四,法显在西域取经结束,正当满载而归的回国途中,因迷航在太平洋上漂流100多天后,终于到达了陆地。北太平洋暖流的终点是瓜德罗普岛。法显到达陆地的时间是阴历十一月左右,此时美洲西岸盛行西北风,要将船向东南吹。美洲西海岸,从危地马拉到巴拿马大弯道处有西、北方向海流和东、南方向海流在此相会,因此,法显在这里登陆的可能性最大。事实上1000多年后,从菲律宾启程的中国明清商船也正是在这里登陆的。这距10个世纪后哥伦布在美洲大陆的登陆点只隔一道窄窄的巴拿马海峡。1000多年后,即1492年意大利人哥伦布才率船队到达美洲东海岸的一个岛。又10年后哥伦布才因偶尔的机会登上美洲大陆。距法显的登陆地仅几百公里,正由于法显在近2000年前涉足美洲新大陆,才有了美洲至今仍保持中国1000多年前的古代风俗,并自称是中国人后裔的美洲人存在。 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最后,我们必须肯定法显是中国古代艰苦卓越、追求真理、敢于探索,具有革新佛教意图的杰出人物。同时还是世界伟大的航海家和探险家。通过法显的事迹证明了中印及中国和西域各国人民的深情厚谊,正如毛主席在1951年1月26教导我们曰:“印度民族是伟大的民族,印度人民是很好的人民,中国印度这两个民族和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几千年来是很好的。”x7d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澳门手机版官网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刘太行解读